首页| 论坛| 消息
主题:山路弯弯 【自传体小说】
上谷行客发表于 2018-10-29 10:38

1975年6月19日,是我一生都难忘的日子,那一天,我乘坐着卡车到了河北省蔚县常宁,当了一名上山下乡的知识青年。步入了一段农村生活的历程。
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是一场政治运动,是国家的一个号召。依照当时的政策是,所有初中高中毕业的学生都要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,走与工农相结合的路子,培养自己与工农群众的感情,同时去改造农村的落后面貌,点燃农村现代文明的火种。用句哲学的话说就是要在改造客观世界的同时改造自己的主观世界。知识青年下乡似乎肩负着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历史使命。在文革激情的激励下,曾经有成千上万的毕业学生主动申请到农村去,到边疆去,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,战天斗地,巩固国防,成了一代人的革命激情。但是到了我们这一届上山下乡的激情没有了,国家的政策却变的异乎寻常的强硬,所有的毕业生都要上山下乡,而且也不再是由学校动员,本人主动申请,改成了由学生家长的单位强制性动员,上山下乡就成了一个无奈的选择,一个并不自觉的行动。我决定下乡是由于我的父亲打了宣钢二炼知青办的郑主任,被关进了学习班,我才做出的决定。我们这一批下乡的6个人大都经过了厂知青办的再三动员,应该说去的并不十分情愿。
欢送我们下乡的仪式是在宣钢工程处大门口举行的,可以说是锣鼓喧天,鞭炮齐鸣,非常的隆重。那辆准备送我们到乡下去的敞篷卡车就停在厂子的大门口处,车厢的两边贴着‘广阔天地,大有作为’‘一人下乡,全家光荣’的大红标语,周围站满了送行的家属和和欢送人群。有人往车上抬着柜子,有人在车下说话聊天,三三两两的拉着手看起来有些激动。我的身边只有我的父亲,他要随车送我到乡下去,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了,在这个场面上象是一名观众。我的心里也没有多少的不舍和激动,到是有了些少许的失落和轻松。不就是去农村锻炼几年吗?完全可以当作是参军,一个历练自己的过程。只要好好表现返城还是有希望的,还可以获得一个稳定的工作,不用再偷着摸着干临时工。
我永远也忘不了郑主任听到我说出愿意下乡时的表情,由愤怒的铁青瞬间转化成灿烂的笑容,他热情地领着我挑选奖励品,柜子,脸盆,挎包,还派人送到了我们家。我已经不记恨他了,那是他的工作和职能。但是我错过了父亲单位的那一批下乡知青的行程,没有去蔚县白乐,现在是随着宣钢工程处的下乡子弟一起出发,到蔚县常宁。

和我一起下乡的听说还有5名知青,由于我们是随父母的工作单位动员安排,我们不是同学,相互也不认识,自然更谈不上结伴而行。但是在厂知青办同志的催促下人们纷纷爬上了卡车,我就基本可以确认了,那一个是送行的家长,那一个是下乡的知青。有的彼此点下头,有的仍然是面无表情。当然这时候人们也比较忙乱,忙着安顿清点自己的行李,忙着寻找合适的座位,忙着和送别的亲友说话。可是没有出现电影里那种拥抱,痛哭的场面,无论是送行的亲友还是下乡的知青表情都很平静。或者说是麻木也行。这个时候工程处的大门里走出来一行人,其中一位中年男人是我们的带队干部,他站在卡车下面连问了几声;下乡的知青和送行的亲友都上车了没有,然后就钻进了驾驶室里,卡车的马达启动。鞭炮响了,随着僻僻拍拍的鞭炮声周围生起了一缕缕烟尘,锣鼓也敲的更加热烈,一瞬间震耳欲聋。我是坐在车厢的后挡板上,突然看见送行的人
下一页 (1/4)
回帖(11):
11楼:
10楼:蔚县常宁乡,盛产杏扁的地方,登小五台山路过的地方
9楼:

全部回帖(11)»
最新回帖
收藏本帖
发新帖